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热点资讯

采访刘鑫的记者曾对她有过怜悯(采访记者曝刘暖曦为人太虚假)

2022-01-13 本站作者 【 字体:

在女儿江歌被害1894天之后,江秋莲等来了胜诉判决。

1月10日,山东青岛城阳区法院对江秋莲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一审宣判: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

法院审理认为,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入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而刘暖曦在事发后发表刺激性言论,进一步伤害了江秋莲的情感,依法应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当天的宣判,刘暖曦没有出现。身处舆论焦点的她,也没有公开发声。澎湃新闻记者曾在2017年采访过刘暖曦,那是她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也是少有的几次受访。以下是关于那次采访前后的回忆,匆匆一面,也许只是这个人物的一个侧面。

就像记者所述,我们或许永远无法从刘暖曦口中,抵达五年前那个寒冷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我们也许永远无法抵达一个长期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一】

我是第一个见到刘暖曦(原名刘鑫)并采访她的记者,尽管她事后公开否认接受过我的采访。

2017年8月22日,在江妈和刘暖曦见面的前一天傍晚,我找到了刘暖曦家所在楼层,我不确定是哪一户,便坐在楼梯口等。大概过了十分钟,有个背着双肩包的女孩从电梯里走出来,看见我明显愣了一下,是那种下意识的惊吓和防备。

她和照片上的刘暖曦长得并不像,神态也很青涩。我联想到三个月前,江妈为了找到刘暖曦,在网上曝光、在街上张贴刘暖曦一家人的信息,他们的生活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我直觉她可能是刘暖曦的妹妹。

在女孩进屋后,我鼓起勇气敲门,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什么。门只开了一半,另一半被刘暖曦的父亲挡住,他警惕地看着我。我赶紧做了一段自我介绍,令我意外的是,刘父耐心听完后,把门全打开了,侧身让我进来。

在客厅的刘母对我的到来似乎也不惊讶,她叫房间里的刘暖曦出来见我,说:“该面对的早晚要面对。”过了一会儿,刘暖曦披头散发地出来了,看上去很憔悴,似乎刚刚哭过,眼睛还有点红。她招呼我与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刘父给我沏茶。

一切都很顺利,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事后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刘暖曦本就有为自己澄清或辩解的愿望。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她描述了案发当天的情况,大致与她后来的说法差不多,除了个别细节有所不同,比如换裤子的时间。她跟我说的是第二次报警之后,在警察来之前,她换掉了因月经而弄脏的裤子,但没有心思收拾,警察进来时,带血的内外裤都还放在“客厅”。而在她与博主“冷眼萌叔”的对话中,她说是警察来了并隔着门问了她一些基本信息之后,她才换了裤子。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江歌遇害公寓。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图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2017年8月27日,澎湃新闻重访江歌遇害公寓。 澎湃资料

在她坚称自己没有锁门也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我们的谈话最终回到那个令人费解的问题:为什么在江歌遇害后一直对江妈避而不见?为什么一直无视一个失独母亲的苦苦哀求?

刘暖曦向我解释了两个原因,一是在配合警方调查期间,她受警方的监控和保护,警察让她“尽量不要见任何人”;二是由于案发后江妈泄露了她的信息,她就觉得只要一见江妈说了什么,江妈肯定又会发到网上。

“你担心她在网上说什么呢?”我问。

“什么都说啊。”

“但江妈觉得,如果你问心无愧的话,为什么会害怕见她,害怕你跟她的对话被放到网上?”

“因为放到网上之后,我们得到的永远只是谩骂和责备,我们是处于弱势的,她失去了女儿,她永远是被人同情的,这是我唯一的心理。”

刘暖曦认为,如果江妈一开始没有在网上发那些信息的话,两家人就不会在网友言论的影响下互相误解和猜疑,最终演变为难以化解的矛盾。

【二】

有必要说明一下,江妈最初在网上发布信息的经过。

2016年11月4日凌晨3点,江妈发了江歌遇害后的第一条微博,呼吁在日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并留下手机号让大家加她微信。这条微博后来被大量转发。

江妈告诉我,当时每一个加她微信的人,她都发了一段话过去,表示怀疑凶手是江歌室友刘暖曦的前男友,但她不了解此人的任何信息,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在微信上透露了刘暖曦的名字和照片(与江歌的合照),希望网友帮她提供线索。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11月5日早晨6点,江妈同时发微博和朋友圈,称自己“文化水平低,不太懂网络知识”,恳请网友停止转发江歌和刘暖曦的照片。5日上午9点,江妈正式发微博表示,初步怀疑在逃凶手是刘暖曦的前男友,“请同胞们帮忙为江歌讨还公道。”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陈世峰 资料图

而在此之前,江妈多次联系刘暖曦,想要了解女儿被害情况,刘暖曦只在3日晚上7点和4日下午4点回复了江妈,分别表示“我不忍心告诉你”“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

刘暖曦的照片在网上传播的同时,对她的指责和质疑也开始蔓延,出现了“江歌为刘暖曦挡刀而死”之类的言论。

于是11月6日晚上,刘暖曦主动给江妈发来几大段微信:“我不见你不是在躲你不敢见你,是因为现在迷点太多没有找到凶手没法给你一个交代”“你每天在微博发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引来无知群众的猜疑,对我造成伤害”“事情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如果不是你说出去的,谁又会知道你来日本以后我们没有见面,你找不到我为什么不问警察不问身边的翻译”“别再给我施加心理压力了,人命关天的案子无论是何种方式只要是活下来的人都不好受”“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在与“冷眼萌叔”的对话中,刘暖曦自称,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因担心江妈把朋友圈里的家人照片也发到网上,便打视频电话教父母把江妈的微信拉黑(注:微博自述把家人以外的所有人都拉黑了),说有事可以电话联系。但江妈回国后发现,刘暖曦妈妈把她的电话也拉黑了。

时间回到2017年8月22日那天,我采访完已是晚上8点半,刘暖曦想立刻动身去见江妈,并希望我从中调和,化解误会。但她父母不同意晚上去江家,让她明天再去。很遗憾,第二天我帮江刘二人约见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变故,不得不中途退出。

8月23日上午,刘暖曦给我发微信说她很害怕,想让我确认江妈家里是否有其他人或摄像头。我去了江妈家里发现,《局面》摄制团队已在客厅架好了机器,江妈也希望让媒体见证这场来之不易的见面。我夹在中间,协调三方未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既不想欺骗刘暖曦,也不想让江妈失望,最后竟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

原本态度坚决的江妈一见我哭,立即心软地抱住我,抱得很紧,也抱了很久,她反复向我道歉,还提起了江歌,说着说着也哭了。后来她告诉我,那一刻她想到我和江歌同龄,如果江歌受了这样的委屈,她该有多难过。

江歌案的复杂不仅在于真相难明人心叵测,也在于道德评判的边界之模糊。如今回想这个插曲,我才意识到,本应是记录者和旁观者的我,早已不知不觉地深陷其中了。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江歌和江妈在日本的合照。 张小莲 澎湃资料

【三】

虽然和刘暖曦见面只有短短三小时,也让我对她产生了一定的理解和怜悯,包括她的恐惧、懦弱,她的自私和矛盾,她对江妈的怨恨,甚至她的谎言。在当时的我看来,刘暖曦不过是一个具有人性弱点的普通女孩,我甚至一度担心网络暴力会把她逼上绝路,为此还试图劝说过江妈。

然而,她后续的一系列言行,慢慢超出我的理解范畴,让我越来越困惑。我渐渐怀疑,那天傍晚那个红着眼、说话轻声细语、看起来有些柔弱胆怯的女孩,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刘暖曦?

陈世峰杀人案的日本庭审结束后,刘暖曦突然发微信问我要8月22日晚上的采访录音。我回复称陈世峰已上诉,案子未结,涉及案件的相关素材需谨慎保存,并想知道她要录音的原因和用途。她没有回复解释。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四】

在我的报道中,江妈当时的代理律师大江洋平提到:“如果说梁洁(报道给刘暖曦取的化名)不知道江歌和谁在门外的话,我认为她说谎了。2016年12月7日,梁洁对检方的供述中承认,她知道门外袭击江歌的人是陈世峰。”

时隔四年,我看到了这份检方笔录,刘暖曦当时称案发当晚她害怕一个人回家,“害怕陈世峰在某处伏击我”,所以给江歌发信息,让她在东中野站等自己一起回家。而江歌在门外遇害时,她依旧表示什么都没看见,但怀疑是陈世峰袭击了江歌。最后她说:“如果我当时鼓起勇气打开玄关的门,也许能够帮助江歌。至少能看清楚罪犯是谁。为此我特别后悔。”

我想起2017年12月22日,在陈世峰杀人案宣判两天后,刘暖曦发了条微博:“三叔是可能活下来的,该死的是我。该死的是我,我也希望我那天死了。一直很多个夜晚我都希望那天死的人是我。”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陈世峰杀人案庭审宣判现场素描。 李媛 澎湃资料

至今我仍愿意相信,她这些话带有某些悔恨的诚恳。究竟是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

2020年4月15日,江秋莲起诉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正式开庭,我第三次来到青岛,这座与我同龄的江歌和刘暖曦长大的城市。在庭外等待的某个瞬间,我突然很想知道,刘暖曦此刻在做什么(没有任何工作上的目的),于是不假思索给她发了微信消息:“刘鑫,你还记得我吗?”意外的是,她还没有拉黑我。当然,杳无回音也在意料之中。

我们或许永远无法从刘暖曦口中抵达五年前那个寒冷彻骨的夜晚,那个下着微雨的夜晚,三个怀揣相似愿景留学日本的年轻人,在那个逼仄、隔音差的公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跨越生死的那扇门,到底阻隔了怎样残酷的真相。

就像我们永远无法抵达一个被长期审视的人的灵魂深处,是否也经历了一场自我拷问的阵痛。

我采访过的刘暖曦:也许我们无法抵达一个被审视的灵魂深处

江歌(中)、刘鑫(右一)。图片来源于刘鑫微博(非毕业典礼照片)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怀孕初期可以使用防晒霜吗(孕妇怎么做好防晒)

怀孕初期可以使用防晒霜吗(孕妇怎么做好防晒)
在孕期,孕妇体内的激素发生变化,会比孕前更容易出现色素沉着,皮肤也更容易被晒黑,...

职场上为何不要越级汇报(越级汇报工作的利弊)

职场上为何不要越级汇报(越级汇报工作的利弊)
每个人对职场的工作模式都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对于一些具体的情况来说,大家的观点往...

家庭日常如何做好居家消毒(日常家居消毒方法指南)

家庭日常如何做好居家消毒(日常家居消毒方法指南)
①开窗自然通风,每日至少2次,每次30分钟以上;②团购、快递外包装可使用消毒剂喷...

勇士对战灰熊谁赢了(灰熊险胜勇士总分1比1平)

勇士对战灰熊谁赢了(灰熊险胜勇士总分1比1平)
5月4日,NBA季后赛西部半决赛,灰熊VS勇士G2,最终灰熊主场106-101击...

身体中间部位疼痛挂什么科(不同部位的疼痛该挂什么科)

身体中间部位疼痛挂什么科(不同部位的疼痛该挂什么科)
疼痛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感觉,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并不陌生。但当身体有了疼痛到底该去看...

00后躺平什么意思(现状00后嘴上说躺平实际却很拼)

00后躺平什么意思(现状00后嘴上说躺平实际却很拼)
躺平是什么意思?其实躺平是年轻人的自嘲因为百分之90的人根本没资格躺平。所谓内卷...

被开水烫伤了该怎么办(被开水烫伤正确的急救方法)

被开水烫伤了该怎么办(被开水烫伤正确的急救方法)
在日常生活中,会因为一不小心被滚烫的开水烫伤皮肤。小孩子在厨房玩耍的时候,存在着...

花儿与少年第四季都有谁(花儿与少年4名单公布播出时间已定)

花儿与少年第四季都有谁(花儿与少年4名单公布播出时间已定)
大家还记得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吗?自2017年七月份第三季收官到今天...

论文致谢怎么写(毕业论文致谢写作规范及注意事项)

论文致谢怎么写(毕业论文致谢写作规范及注意事项)
致谢部分包括所有对研究或论文有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以及他们的具体贡献,读者可以了解到...

暴雪会出魔兽手游吗(暴雪正式公布魔兽世界观全新手游魔兽弧光大作战)

暴雪会出魔兽手游吗(暴雪正式公布魔兽世界观全新手游魔兽弧光大作战)
5 月 4 日消息,暴雪于今日正式公开了其魔兽宇宙世界观下的手游作品《Warcr...